沙漠雪峰,感叹大自然的美景

作者:梦游

景区: 塔克拉玛干 慕士塔格峰 塔什库尔干 帕米尔

时间:2013-08-08

  如果你不极度向往,一定是因为不够了解;如果你不疯狂惊艳,一定是因为不曾见面。

  塔克拉玛干

  晚上1点钟的时候走出库尔勒机场,午夜微凉的寒风吹在身上瑟瑟发抖,一点都不像翡翠他们白天描述的那样温暖。等候在机场外的出租车寥寥无几,且几乎都是汉族人,一开口就是东北口音,让我内心里面很难接受。

  一路上黑得什么也看不见,直到开进市区,各种霓虹灯迎面而来,让人目不暇接,实在没想到,库尔勒除了香梨还能有如此繁华。到了宾馆后暂时还没什么睡意,最近这两天加班加得我时差还没倒过来,但是为了确保明天早上能早起,还是很利索的就睡下了。

  8点的库尔勒,还没有迎来新一天的阳光照耀,在带着一丝寒意中我们出发开始向沙漠进军,起初的道路两旁,沙漠里还是一片胡杨林立的景象,依靠着塔里木河的灌溉,这里的胡杨林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也许是天气还不够冷的缘故,树叶都还没有变黄,因此并不是特别吸引人。

  路边的沙丘上站了些拍照留念的游人,小小的身影在巨大的沙丘上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据说在维吾尔语中,塔克拉玛干是进得去,出不来的意思,望着远处那些连绵不绝的沙丘,鱼鳞状的线条虽然美轮美奂,但同时也让人望而生畏,站在沙丘上从远处看着我们的车子,犹如汪洋中的一叶小舟,苍茫天穹下的塔克拉玛干无边无际,不知不觉地就震慑了我们的心,面对此景,我们惟有感叹生命的渺小。

 

 

 

 

 


 

  慕士塔格峰


  车子开出喀什还没有多远,大家就已经纷纷换上了外套,随着海拔的不断攀升,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来自窗外地寒意渐渐袭来,不过与此同时我们的心情也正在随之慢慢提升,盼望已久的帕米尔高原已经向我们敞开了大门。

  都说南疆看人文,但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来到了帕米尔高原,这里连个人影都已经很难看到,猛烈的西风席卷着这里的一切,连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都能感受到有明显的震动,我们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那些丝绸之路上经这里来往于东西方之间的使者们该是有多么的艰辛和不易。

  慕士塔格峰,应该就在不远处的前方,虽然还未曾谋面,但感觉上他就是我们的一位熟知的老友,或许是看过的照片太多太多了,只要闭上眼睛马上就能细数它那高大伟岸的身躯。此刻终于就要见面了,但不知为何,却开始有点紧张起来。

  行至卡拉库勒湖旁边,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位冰川之父的脚下,千山万水跋涉的艰辛,在这一刹那,都化作了那优柔的一动心,美丽和高贵在这雪域高原融合,足以让我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心悦诚服的拜倒在你的脚下做你的仰慕者,我们迫不及待的奔向那碧绿的湖边,争相与你合影,此刻,求你,就让我杯饮了你,在你怀里,以逍遥者的姿势。

  帕米尔的高傲与尊贵,在慕士塔格峰的身上发挥到了及至,你那特有的高度,却展现出了一种优柔与宽容,宁静与理智,让每一个来到你怀里寻宝的人都能从你那宽厚的体态中感受到你发出的威慑。

  慕士塔格,爱你比古典更时尚的美丽雪峰。

 

 

 

 

 

 

  塔什库尔干


  塔什库尔干,古称葱岭,在维吾尔语中是“石头城”的意思,汉代时,这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的王城,丝绸之路到了这里,已经是来到了祖国的最西面,连接中亚大门的红其拉普口岸距此不过100多公里。

  走下车子,明显感到一阵寒风刺骨,街上的行人并不多,看得出来这个县城很小,一共就那么几条街,就算是步行绕一圈,我想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塔吉克人的模样已经明显不同于维族,他们的脸部轮廓显然要比维族人更为棱角分明,鼻子也是更挺拔一些,看上去,更像是中东地区的人。

  晚上很安静,只有唯一的露天广场那里在播放着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可能是由于天气太冷的缘故,广场上的座椅空无一人,只留下这部经典的老电影在那里孤单的播放着。

  第二天,早早的就赶到了县城北侧的石头城,天空万里无云,清楚的看到了远处的慕士塔格峰,古城始建于汉代,站立在一个高高的山丘上,只是历经岁月的风吹日晒和战火的洗礼后,如今只剩下了一些残垣断壁,已几乎看不清他的本来模样,城堡内乱石堆积,尽显沧桑,不过,亲手触摸历史的感觉依然让人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历史总能带给人许多的幻想。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向这片大地的时候,古城显得越发迷人,远处的阿尔金草原光芒四射,历史与文明,在这一刻水乳交融般地交汇在了一起,多少往事已猜不透,抬头依然天地悠悠。

 

 

 

 

 

 

 

  帕米尔


       帕米尔,古称不周山,流传着共工怒触不周山的神话诗篇,而此刻,我探险的脚,已经踏进了你高原的梦,我已经在你的怀里,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你高贵的心跳,我甚至都能感觉你一伸手的屈尊。

  4800米的高度,——这已经是我人生的最高海拔,而你依然在云中,赐我以仰望的眼,我匍匐在你的脚下,我知道你就是帕米尔的最尊贵。我抬起头,享受着你冷凝而高傲背后的全部柔与真。这一刻,我们都心跳的这一刻,你闪光的眼眸,却如许亲切。

  帕米尔,我是你迟到的追求者!

 

 

 

 

 

 

 

 

 

 



还没有评价!
您不想说两句吗?请赶紧登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