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青山不道场

作者:风飞扬

景区: 太行屋脊

时间:2012-11-01

 

何处青山不道场

/风飞扬

 

山水深处对于我来说,是不得不路过的归宿。

 

八百里太行,这一次,到了它的屋脊。

 

车子一路向晚,蜿蜒起伏,转了无数的弯,穿过长长的隧道,到达山的深处,从树到草,植物正繁茂,覆盖得苍山茫茫,太平湖安静地依偎在一旁,云雾在山顶缭绕,这里是太行屋脊,我在它的檐下,看不到夕阳,只有温柔的阳光,打磨山的影子。两边树上是饱满的绿,空气润润的,路边有新摘的杏子盛在柳条编的篮子里。

我的心随着夕阳满山而沉寂,又因身在山中而有小小的雀跃。一株小草就是天荒地老,一朵闲花,就是悠然。在山里的时光哪怕只有一晨一昏,也是对着日月轮回。

 

远离了尘世喧哗,只愿更似那朵佛前青莲。晚上住在平湖渔村,邀月厅里吃过农家饭,旁边就有一颗挂满果实的椹树。在枝叶间寻几粒熟发黑的桑椹,不用洗,直接可以丢到嘴里吃。

走廊里是不平整的石板路,一排高挂的大红灯笼垂在上面,光线仍然很暗,想必是留了三分尘埃给月光,给它一个停靠的地方。不远处的广场上有篝火点燃,空气很凉,我喜欢这样干净的清冷,入心都是澄澈的纯净。客房门外垂着竹帘,卧室里是素格子的布帘,纸糊的灯罩泛着黄色的安稳,窗上贴着鸳鸯戏水的剪纸,土炕,木屋顶,躺下来才发现床围是缠枝牡丹的锦锻。好象一时间,暗换了流年。

 

一夜无梦,晨起上山。

山上有水便有了灵气,晚春时节水量不大,却也让这山有了灵动,何况还有山下如宝石一般的太平湖,似一柔婉女子,绕了这青山。

山上景点的名气都起得脱俗,我不知道这些名字都从何而来,也不想知道,它存在,我到来,足够了。

入山不远便见“半亩田园”,这名字真好,我说,懂得留白。往上又不远,有一块牌子,上面的字让我心里有刹那的恍惚,“从此,不识人间烟火”。

我环顾四周,苍翠的是植被,无言的是一立几亿年的山,惹来四季相栖,我深深吸了口气,入山是遇见内深处的自己,还是把自己遗失,都情愿。

 

十几个人的伴,走着走着,队伍拉了很长,我在最前面。一个人,拿着从未用过的对讲机,与山相亲,自在无碍。

山势奇绝,却并不觉得累,不是体力有多好,只因七步之内必有芳草,刚有些倦,转过一个弯,上了一个平台,却看见别样的景致又在眼前,的确是百里画廊,只能让人再次感叹鬼斧神工,那一描一画都不是等闲,走在路上才能看见,把心放下,才能体会得安然。

过了“凌烟梯”,我撑开伞踏上“紫云桥”,站在桥上流连,正是大情怀里的小景致,倒影如虹,成片的野草莓红得正艳,我第一次见野草莓,我以为这是一种花,是它花事情浓的季节,宛然,又见江南。

“叠阳关”外有寻云亭,看见了一根原木做成的翘翘板,我们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呼唤,大家停在这里,包甩在地上,也不顾骄阳热烈,只剩了笑声传送,别问年岁大小,山里的人都可以忘记年龄,魏晋尚可不知,知时光移过就好,管它几何。

 

喧哗处仍是短暂,一个人继续向前,“洗心池”,“潇湘潭”,一棵树下,登高见佛,佛见佛笑,花见花开,心柔软了,眼里的一切自然温柔。或者,是片刻的温柔,化了那世间纷扰的百炼钢。

山崖上的一段路,分外喜欢“栈道”这两个字,有岁月的穿梭,有往来的寂寞,况且它在空中驻扎,临渊绝壁,贴着山的骨,与风雨相约。山石嶙峋不愿归,凹凸在路的上方,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炼丹岩”后连着“紫阳桥”。一道陡峭的山梯直上,消失在目尽处,它名“绝尘”。

我用缓慢却不停顿的步子绝了这尘寰,过了“云迹”,有水从山崖的石缝间溢出来,打湿了石板,“紫霞桥”,“耕云梯”,好似仙剑游戏里的名字,也许真的有浪迹天涯的游侠,在这里解下剑来,与恩怨相忘于江湖。或者如我一样,一路的行走就是人间最朴素的修行,在惊心动念处,亦慈亦悲,柔肠婉转,这是我的红尘,与心相约。在这样的地方,不怕释放,不怕遗忘。

 

山上有个村子叫南寺,十几户人家,几十口人,我在一个老奶奶的屋前坐下,她有个凉粉摊,还卖些山货,我要了一碗凉粉,看她盛在粗瓷碗里,一样一样地放着调料,我边吃边和她闲聊,忽然她抓着我的脚腕抬起来看我的绣花鞋,她一定是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眼里有着柔柔的神采,她泡了连翘茶给我喝,我们聊了很久,走时买了她的桃木放到包里,说好了下次再来。

已是中午时分,很热了,山上有农田,相对树少了很多,我跟梁老师快步走着,说这个地方真不错,可以小住,静心。

又过了一个村子,我看着墙上的牌子忍不住招呼,始终看到的都是朴质的山乡风味,突然出现了一个“花荫凉儿”酒坊,门上嵌着对联“小醉云作枕,长居月为邻”,如此诗情画意,往里看了看,小院里有木桌椅,墙角摆着酒坛。一向不爱拍照的我招呼着梁老师帮我照相,听到声音,坊主走出来跟我们说话,因为赶时间就没有进去做,他叫白三,门前有镇石,上面刻着“农夫山泉有点田”,他解释说他是个农夫,有山泉流过,还有一点田地。

已足够让人羡慕,人生忙碌一场,安家容易,安心最难。

 

在紫云山庄吃过饭,走另一条路下山,临湖而落,过了伯牙抚琴台,这尘世,还是要相遇,只是谁来谁往,各安天命。

终于是要离开,终于是要想念,回来的车上,很累,偶尔说话,仍是山间,不知哪一日可以来住,住在山上的花荫凉儿,去村子里和老人们聊天,或者在树影里呆,看花枝在墙上一寸一寸地移。

已经很好了,没有再继续勾画,也许一次路过终于成回忆里的温故,也许一次又一次,把路过当成归宿。不管怎样,都是有缘,而无辜。不牵绊,无心留住,无住留心。

回到家,把它的画册放进了我的书架,记得上面的话有着无限诱惑。太行屋脊,可游,可赏,可居,可耕,可休闲,可修身,可涤凡尘。

 

可涤凡尘,我信。

skyline #1
2012-11-01 11:19:37 回复

“人生忙碌一场,安家容易,安心最难。”。。。。。。为什么总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壳子 #2
2012-11-06 06:58:46 回复

写得不错嘛!看来是旅行社的姑娘,多写点,美文,有意情

2012-12-08 08:33:43 回复

回复 壳子:呵,谢谢,我倒也羡慕旅行社的姑娘。

2012-12-08 08:34:00 回复

回复 skyline:事实如此,世事如此。

高者 #5
2013-07-12 14:51:32 回复

文章皆美, 只是不见藤龙山踪影

2013-08-20 15:07:53 回复

清秀灵动的文字,喜欢。

您不想说两句吗?请赶紧登录吧!